正文内容


陕西校长爷爷:在家办学堂27年 卖米补贴办学开支

admin 于 2019-03-17 04:44 发布在 平台注册  |  点击数:

  在马维帅的努力下,修桥的事情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资金支持,修了三个月,桥建好了,可没想到,桥刚建好了一个月,一场暴雨造成山体滑坡,新桥被冲垮了。这个时候,在外地定居的儿子马强闻讯赶来,给爸爸资助了20万元。

  在马塔留守儿童学校,每半个月能与父母见一次面的孩子不到40%,有的孩子甚至一年见不到父母几次面,在这里,马维帅和老师们还有一项更重要的任务,弥补留守儿童缺失的亲情,男孩子的头发长了他给剪,孩子中有尿湿的被褥,他抱到窑外去晾晒,有的孩子拉在裤子上他亲自来换洗。

  有了家人的支持,老马振作起来,想把冲垮的桥修补好,但他没想到的是,他找来的4个工人,干了一天全跑了,工人们担心马维帅发不出工资。“没人干,我就自己干!”老伴陪着马维帅一起,两个人用铲车从周围的山上挖土填埋被冲垮的缺口。

  儿女回家帮老爸

  榆林世子洲县祥和农贸市场。

  在马维帅看来,有好老师才能保证孩子们的成绩,他不会亏待老师,按时给老师发工资,资金紧张的时候,他只能不给两个孩子发工资,2017年,马强和马君每人一年拿到4万块工资,2018年学校经费紧张,姐弟把4万块上交,又各自掏了几万块钱贴补学校。

  卖米补贴办学开支

  马塔学校目前有33名教职员工,老师鲁小兵的母亲生病,马维帅就腾出一间窑洞,让鲁小兵带着母亲生活在学校。大学毕业的常秀秀已经在这里任教89年的时间,常秀秀的家在马塔的隔壁村,她小时候在马塔念过4念书,大学毕业后,听说马塔学校需要老师,她毅然地来到马塔学校。

责任编辑:赵明

1992年办学初期1992年办学初期马维帅在市场卖自强米马维帅在市场卖自强米马塔学校的学生在上课马塔学校的学生在上课1992年办学初期1992年办学初期1992年办学初期1992年办学初期马维帅修桥马维帅修桥马塔学校学生们马塔学校学生们孩子们在老窑洞吃饭孩子们在老窑洞吃饭晚上,马维帅照顾好学生们才休息晚上,马维帅照顾好学生们才休息大学生毕业后,常秀秀来马塔任教大学生毕业后,常秀秀来马塔任教马维帅一家。第二排第二个:马艳,第三个:马君,第五个:马红艳,第三排第四个:马强,第五个:马有红  马维帅一家。第二排第二个:马艳,第三个:马君,第五个:马红艳,第三排第四个:马强,第五个:马有红马君和马强帮爸爸办学马君和马强帮爸爸办学1993年新盖的窑洞教室1993年新盖的窑洞教室现在的学生可以通过视频和家人见面现在的学生可以通过视频和家人见面

  原标题:陕西校长爷爷马维帅:在自家办学堂27年,卖米补贴办学开支

  就这样,一所极其简陋的小学办起来了。

  27年时间里,马维帅创办的这所学校也在发生着变化。

  如今马维帅67岁,为学校辛苦了27年,但让他欣慰的事,从2010年开始,女儿马君和儿子马强先后回到家乡,帮助爸爸一起办学。

  如今的马塔留守儿童学校已被纳入“公助民办”行列,孩子们享受上了“两免一补”和“蛋奶工程”。

  儿子马强在西安做生意,娶了妻生了子,日子过得还算安逸,2016年9月,马维帅去县城给孩子们买东西,路上出了一次车祸,马强听说后,心里很难过——“差一点看不见父亲了,没有爸爸,天就塌了。”2017年,马强放弃了工作,把孩子托付给妻子照顾,一个人回到马塔学校帮助父亲。

  疯了的“憨马三”

  67岁的马维帅是陕西子洲县马塔留守儿童学校的校长,1月15日,关于老马卖米的帖子被大量转发。

  马塔留守儿童学校目前有342名学生,全部是留守儿童,大部分的学生是子洲县周边的农村家庭孩子,其中有32个残疾孩子,182个单亲家庭,学校实施托管式,从幼儿班到6年级,一共10个班。

  最初,马维帅背着家人借钱,直到1997年春节,要债的人们堵住了家门,家人才知道真相。

  此外,很多志愿者也来到马塔学校,为孩子们献爱心,一直以来缺少老师的情况也逐渐得到改善,今年,马塔学校就有8名新老师入职。

  学校的变化

  为了让学校坚持下去,马维帅白天种地揽活当石匠,晚上出山放羊,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一天只休息四五个小时,为的是多挣些钱。

  从马塔留守儿童学校到子洲县县城有大约40公里的路,只要一有空,马维帅就会拉着香谷米到农贸市场上去卖。

  马维帅是当地马塔留守儿童学校校长,自费办学27年,他在县城卖米,是为了贴补办学开支。马维帅卖米的照片被路人拍下传到网上,竟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短短几天时间,消息的转发量就超过了一百万次,这张照片引出了老马27年办学背后的艰辛。

  对于孩子来说,马校长是马爷爷,对于老师来说,马校长更像亲人和长辈。

  从早上干到夜里,每天只睡几个小时,5天后,被冲垮的缺口填埋上,桥修好了。

  马塔村位于大山深处,7年前,马塔村里原本有一所小学校。1992年,这所学校因为缺少教师只能停课,100多名孩子失学了,马维帅的孩子也在其中,因为吃过没有文化的亏,在老马看来,不管怎么样都要让孩子上学。

  来源:津云新闻

  马维帅的其他个孩子全部在外乡打工,定居外乡,各自靠着努力生活得还不错,2009年春节,孩子们回家过年,那一次,改变了孩子们对马维帅的不解。“大年三十刚过,我爸就开始收拾学校,打扫卫生糊窗户,看着60多岁的父亲满身尘土两鬓斑白,我们都蒙了,爸爸这么辛苦办学,太不容易了。”几个孩子凑钱,还清了马维帅当前欠下的20多万元借款。

  马维帅为了办学让家里一贫如洗,他的5个孩子中,除了马君之外,都早早辍学打工了,孩子们一直对爸爸有满心的不解,这也是马维帅对家人最大的愧疚。

  27年的时间,马维帅种了一茬又一茬小米,也送走了一茬又一茬孩子。眼下,学生不断增多,扩建校舍的打算被老马列入了计划。马维帅对马塔留守学校有着更大的计划,他要培养更多的学生,让陕北地区因家庭困难无法上学的学生都在他的学校就读。

  马维帅养猪养鸡给孩子们吃肉,自家的30亩田地种植各种蔬菜和粮食,学生人数越来越多,粮食不够还要到县城买。除了生活消费,教职员工的工资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马塔学校每个老师平均工资是3000多元,一年就是100多万的开支。

  校长爷爷

  在离马塔留守学校两里路的地方,有一条深沟,一次,一个学生掉入沟中,虽然孩子有惊无险,可老马却坐不住了,他下定决心,要打坝修桥。

  在自家办学堂

  尽管如此,马维帅仍然没有改变困境,他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把妻子养的猪羊也卖了,到最后只能四处借钱。到1997年的4年时间里,马维帅先后向60多户村民借了20多万。马维帅说,村里的人们都说他疯了,从那个时候起,马维帅有了个“憨马三”的外号。

  随着学生人数的增多,马维帅无力免费让孩子们入学寄宿,从2016年开始,马塔学校每学期向每个学生收取600元生活费,但对于特困生完全免费。

  “当家”的难处

  当时的学校不收学费,一个学生半年收100斤洋芋,20斤小米,1斤油,一袋米,孩子们的一日三餐都由马维帅的妻子来做。

  马维帅创办的马塔留守儿童学校,位于陕北的大山深处,他自费办学27年来,让1千多名孩子有书可念。

  幸好,马维帅的爱人被抢救回来,就当人们以为学校将要停办时,一起意外的发生,让负债累累的老马决定做更疯狂的事。

  眼看孩子们停课已经快2个月,马维帅和其他5名村民决定自己办学校。在没有任何办学条件下办学谈何容易,没教室,马维帅腾出自家的5孔窑洞做教室;没桌凳,把木板门扇砖块石头支起当桌凳,甚至用山里的旧棺材板当桌子;马维帅家的窑洞白天是教室,晚上是宿舍。为了照顾学生,他和孩子们住在一起。一张床上睡着13个学生,住不下,他又租下了附近的民房。为了请老师,他骑着自行车,兜里装上两个黄馍馍,一天最多能骑上300里路。

  农贸市场上的摊主们几乎都认识马维帅,这位目不识丁的农村老人办学27年的故事早已在市场上传开了。“这个米自己种的,我又办学校,孩子们吃过以后剩下的我又卖,卖过以后贴补。”

  近几年来,子洲县教育局对马塔学校伸出援手,2017年至今,教育局贴补给马塔学校60多万元教师工资,出资为学校修建校舍,让学生们享受到两免一补的政策,但学校每年仍有资金缺口,马维帅只能尽量节俭。

  2010年,马君回到西安,辞去高校体育教师的稳定工作,抱着刚出生70天的儿子,和丈夫回到了马塔村,最初,夫妻两原本计划利用马君产假的时间只在学校待上一两年,这一待,却一直坚持了9年,“看着爸爸的辛苦放心不下,也对学生有了感情。”

  截止目前,从马塔留守儿童学校毕业的孩子有1000多人,其中近300人考上了大学。这让马维帅有了更多的干劲,要把这所学校当成自己一生的事业。

  近年来,在政府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学校建设越来越完善,如今的马学校有了网络图书室计算机教室多媒体教室和各种娱乐和生活设施。

  “我们都不知道,到了过年要债的来了,把我们家能抵的都抵债了。”马维帅的三女儿马君至今记得那个春节被要债的情景,在此之前,马维帅的老伴始终支持着他,但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她无法接受,一气之下竟喝了农药。

  马君得以上学还是因为她的体育特长,1999年,女儿马君接到通知,被以体育特长生身份招到西安上学训练。马维帅卖了家里的驴,才凑上1000元学费。从父亲手里接过钱的那一刻起,马君就再也没向家里开口要过钱,她靠着打工维持自己在西安的生活,抽空就去捡废品,平日就从市场里拣菜叶,拌着挂面吃。